一個醫生和糖尿病患者家屬的“對話”,看完你會怎樣想

標簽: 糖尿病患者 
來源: 掌控糖尿病  發布時間:

這是發生在北京大學第三醫院一個醫生和糖尿病患者家屬間的特殊對話(日記+日記),讀完,小編感觸很深,我們先來一起看看這個故事。

掌控糖尿病-醫生與患者的對話配圖

醫生日記11月9日

周一早上真不是一般的忙!

直到十二點半,終于喝到了早餐后的第一口水,喘口氣的工夫,今日第12個找床電話應聲而至。“女床真的沒了……”“男床下午爭取擠出一張……”

事實證明,趁接電話時把午餐干掉真是無比明智之舉,因為這個硬擠上來的心衰男,才是我今天真正的考驗。

從 2點鐘見到此人到7點離開病房,問心無愧地說,我幾乎沒離開他的31號床旁!合并腎衰的頑固心衰,真是心內科醫生的死穴。無論你是利尿、擴血管,還是心、 降血壓,如果腎臟不好好排水,一切皆是枉然。其實真正的轉機還是做上血濾之后,但為這個幾乎可以稱得上救命的重要操作,我居然花了整整兩個小時來跟家屬談話簽字!

無論我怎么解釋,病人的女兒都會繞到:“大夫能不能等我弟弟從美國趕回來”這句話上。最后也許是老爺子那會兒喘得實在太嚇人,也許是我那句“再不做可能就不用等您弟弟”起了作用,我才得到片刻喘息。有時候真在想,個別所謂“精英”自己在國外過高端生活,把年邁的父母留給我們照料,他們真的心安嗎?就不擔心害怕嗎?

病患之子日記11月11日 多云

將近24小時的奔波,一路上預想了很多種情景,但真的踏進醫院,真的站在父親床前,我還是不可抑制地淚流滿面。他臉上戴著面罩,身上插著很多管子,身邊各種儀器的數字在閃爍,這是我除了電視畫面以外從未見過也從未敢想象的。

他的眼睛緊閉著,呼吸聽起來很粗重,我不知道那是睡著了,還是……昏迷?努力嘗試了幾次,我終于提起勇氣握住他的手,還好,那是暖的。

不管大夫怎么解釋,我只相信自己看到的,父親真的好轉得很慢。我承認這些大夫很認真也很和氣,但這并不能彌補治療效果的不盡如人意。記憶中父親一向很健康,走路總是健步如飛,盡管有些高血壓和糖尿病,但怎么會在一夕之間搞成這步田地?

那個溫姓女醫生應該是他們這里一個負責人,我跟她說多花些錢不要緊,必要的時候對醫生表示一下感謝也是應該的,只要他們能把父親治好。她回答我的卻是不冷不熱的兩句“錢不是萬能的,該做的我們一直都在努力”。

難道我說錯了?國內的生存之道不是一向如此嗎?那副幾乎可以稱得上鄙夷的神情,真的讓我心情很不好。

醫生日記11月14日 陰轉雨夾雪

平心而論,我們能把31床維持到現在這個狀態已經是奇跡了,但很顯然,他那個“美國兒子”并不這么認為。

媒體總評價醫患矛盾是源于溝通不暢,我自認口才不錯、態度更佳,但也需要家屬有點起碼的醫學常識吧。總說我爸原來沒什么大病,那是因為您忙著掙錢從沒帶老人體檢過吧?整天抱怨病情不見起色,你見過老人真正瀕危的狀態是什么樣嗎?

連腎科來會診的大夫都說這幾天能挺過來,這病人有戲了,可轉頭一看這位海歸少爺拉長的臉,心情立刻腐爛變壞。

病患之子日記11月17日 多云轉晴

今天,收到了公司催我回去的第三封E-mail,居然還是老板親自發的。

獨自在外闖蕩了十年,第一次感覺這樣無助,也第一次發現什么事業、工作、職位,與親情和家庭相比,是多么微不足道!

“子欲養而親不待”啊,我爸都要不行了,還跟我談什么項目、談什么扣薪水!

今天爸精神剛好一些,就問了我工作和女朋友的事,讓我本來有些輕松的心情又沉重了幾分。這叫哪壺不開提哪壺吧,這兩件事,目前正是我的軟肋。

病患之子日記11月20日 晴

這十天來,我想我都快要融入這個醫院的生活了。

那個總能做主的溫醫生這幾天倒來得少了一些。也許是父親確實比較讓她“省心”了,當然也可能是因為她實在太忙。從安排住院到搶救病人,病房里似乎所有重要事 務都要她來決定;午休時她要給更低級別的醫生講課,值夜班之后也從沒見她休息;更夸張的是她那有如黑白雙煞的兩個手機(好像白色的是私人手機,黑色的是院內電話),只要她穿著白大衣,鋪天蓋地的新任務似乎隨時都會從那二者之一或者同時噴薄而出。

從來不會對身穿制服的女性評價美丑,但這幾天,似乎體會了“忙碌中的女人最美”的含義。

醫生日記11月25日 霧轉晴

自打31床轉去腎科做透析,病房果然平靜了許多。不過今天某海歸男又來騷擾了一趟,說他爸目前比較穩定,打算先回去,過一個月圣誕假期再回來。這個,似乎跟 我沒什么關系吧。無所謂,他說溫醫生多虧您救治及時我爸才能恢復這么快,我就微微笑說哪里哪里,心想當年不知是誰天天嫌我們治得慢;他要求互留E-mail我也沒拒絕。

也許我對他確實也有些誤會,這幾年見過的同齡人里,他的確算是孝順了。

醫生日記12月11日 陰

今天,真的被觸動了。

正在討論一個病人的醫囑,背上卻像長了后眼,感覺被什么東西刺得心慌。回頭看去,有個號稱圣誕假期才出現的海歸就站在3米外,雙目微瞇,表情嚴峻。

“哎,你怎么……沒等一個月就回來了?”我不知該以什么情緒迎接,只能選了一句比較中性的。

“呃,因為……家里出事了。是我媽!”

“怎么會呢?”想起那個雖然瘦弱,但堅持每天做好三頓飯親自給老伴送來的老太太,我一下子有些反應不過來,“突然的事?”

“腦出血,兩天就沒了。”

我想我說不出任何安慰的話,因為那些根本毫無用處,也許一個溫暖的懷抱會更加有效,但我沒有那樣的身份和立場,我給不了。

“我還沒去腎科見我爸,先來找你,是想問你……”

“能不能告訴他這事?”

“他兩天沒見我媽一直在問,現在5天了,好像要猜到了。”

“那么,就現在說吧,趁他還在住院,萬一病情加重搶救治療都很方便。不管老人知道后選擇堅強地活著還是……都值得敬佩,你們也都問心無愧。”我輕拍他臂膀,直望進他眼里,“需要的話,我陪你一起去。”

病患之子日記12月12日 陰轉多云

我想這一個月的經歷,就是要讓我成熟的。

父親是那么堅強,也許是他早有預感,也許是他跟媽早有約定,他不動聲色的背后,一定藏著多少海誓山盟也不能描繪的承諾。

從未對家人以外的人那樣信任與依賴,從那天深夜姐姐打來電話,腦海中就只有一個念頭,去問問小溫,她一定能有辦法,一定能給我力量!

后記

上面這場醫患“對話”,是北醫三院趙威在《生命的故事》一書中的敘述。這位海歸男的父親最終也康復出院。而最終使他父親成功獲救的,不僅是因為溫醫生過硬的技術,更是因為這份彌足珍貴的醫患信任之情。

看過這個故事,小編不禁想,對于多少或早晚都會生病的每一個人,不懂健康知識,就不懂醫生在做什么,很可能產生誤解,甚至激發矛盾,耽誤治療。

前些天,有一個醫生全力搶救,患者家屬卻要砸門而入的視頻。患者急癥要做心臟手術,但突發情況只能立即電擊除顫,但電擊的痛苦讓患者大叫,手術室外的家屬差點破門而入跟醫生打起來。醫生頂著壓力繼續搶救,患者終于轉危為安,但事后,家屬還是覺得,我們也不懂,還不是你們說怎樣就怎樣。醫療這么專業的事,患者和家屬不懂是正常的,但起碼要聽出來解釋的醫生的話,信任醫生不會在手術室里故意弄得患者慘叫吧。

更令人擔憂的是,年輕人都在專注打拼,父母原本可以管住的那些血糖、血壓、血脂指標沒有得到控制(老年人畢竟很可能因為信息有限、傳統觀念等,沒有得到積極、有效的治療),最終發展成嚴重的并發癥,甚至等你能停下來的時候,他們已經不在了。你又一直在忙什么呢?工作就那么重要嗎?

不懂健康知識,也會給自己埋下健康隱患。打拼的過程中,你又付出了多少健康的代價?你的腰圍是比A4橫過來還要多嗎?脂肪肝了嗎?血脂異常了嗎?如果沒有,太好了,守住健康。

如果父母都健在,請務必催促他們每年做健康體檢,讓做慢病管理的專業醫生幫助他們控制好血糖、血壓、血脂,這些指標可以請相關人員給予遠程管理,而這個管理的過程,您的手機也可以看到。多做一點點事情而已,這樣辛苦打拼的你也終于可以放心和安心了。
(聲明: 本站部分圖文來源于網絡,為健康知識傳播及有用資訊傳遞,如涉及版權,請聯系刪除,我方當第一時間予以配合。關于疾病具體治療請咨詢醫生,切勿看文章對號入座。 )
分享到:
欧美嫩模酒店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