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藥“觸電”能遏制“以藥養醫”嗎?

標簽: 掌控糖尿病 
來源: 醫藥網  發布時間:

《互聯網食品藥品經營監督管理辦法》或于2015年年初出臺,這就意味著處方類藥品可以在網上銷售,有評論指出,這將直接促進醫藥電商的發展。由此,醫藥電商能否解決“以藥養醫”的體制弊病以及備受詬病的醫藥利益鏈,成為了老百姓最關心的問題。

2014年,是醫藥電商(互聯網售處方藥)發展之年。

5月,國家食藥總局發布了《互聯網食品藥品經營監督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下文簡稱《辦法》),關于“網售處方藥解禁”的討論和爭議不斷。

8月,醫藥電商大佬齊聚海南博鰲,各代表暢所欲言、出謀獻策,共商醫藥電商未來發展之路。

12月,國家食藥總局一位官員透露,《辦法》將于2015年初正式出臺,將會以部門規章的形式發布。與此同時,醫藥電商平臺七樂康取得了國內首張醫藥B2C物流牌照。

……

似乎,一直默默成長的醫藥電商,隨著《辦法》的出臺進入了大家的視角。在此之前,醫藥電商市場規模不足藥品零售市場的1%,而占比國內藥品整體銷售額70-80%的處方藥,卻一直被傳統醫院掌握。

有評論指出,本次《辦法》的出臺,就像打開了一個緊鎖很久的閥門,使得中國醫藥電商們感到春意盎然。眾多互聯網大佬一致認為,國內醫藥電商將撬動整個醫藥市場。

有公開數據顯示,中國處方藥的市場份額大概是8000億元,而非處方藥只有2000億元。網售處方藥的市場如果放開,意味著醫藥電商的市場空間將由2000億擴展到萬億。

更為重要的是,中國“以藥養醫”的體制弊病由來已久,由此帶來的藥價虛高問題一直難以解決。近年來,國家發改委對藥品進行了30多次降價,但成效依然不大。《辦法》的出臺之所以被很多專家學者寄予厚望,是因為它有望通過技術倒逼改不動的醫改。

由此,醫藥電商能否解決藥價虛高的問題、擔當起徹底斬斷醫藥利益鏈的角色,成為了老百姓最關心的問題。

能否遏制“以藥養醫”?

家住廣州市越秀區大的王女士最近有點惱火。老伴因為心力衰竭到某醫院搶救,醫生給開了一支200多元的強心針。王女士作為一名退休多年的醫生,她對藥品的療效和價格非常敏感。“本來可以用兩三元一針的西地蘭,為什么只挑貴的用?”王女士感到非常困惑。為此,她找到了醫生并與之理論。最后,她得到的回復是,西地蘭在醫院非常緊缺,廠家的貨源跟不上,只能使用別的藥物代替。

王女士告訴《小康》雜志記者,西地蘭也是屬于強心劑的一種,臨床上很常用,雖然在治療心力衰竭上有“毒毛K”、“米力農”等藥物可以替代,但“毒毛K”的副作用較大,而“米力農”的價格高達兩三百元。而且西地蘭還可以治療心顫等其它疾病,這是不可替代的。如果這藥短缺,給重癥病房中的病人帶來的后果是非常可怕的。

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很多廉價藥因價格過低、利潤空間極小而被藥企放棄生產。更有受訪人向記者披露黑幕:部分高價新藥實際上是由廉價藥換了“馬甲”包裝的,有的醫生為了完成業績往往為患者開高價藥,因為高價藥加成多、回扣多。

多年來,藥品加成收入一直是被認為是醫院和醫生重要的收入來源。藥品銷售占衛生總費用的比例偏高直接形成了“看病難、看病貴”的頑疾。為此,“醫藥分開”一度被列為新醫改的核心工作之一。早在2009年,國家衛生部部長陳竺在“兩會”期間表示,公立醫院將取消15%的藥品加成,用藥事費、增加財政投入、提高醫療服務價格來補償。但是,由于實施起來非常困難,各地的推進工作幾乎處于停滯狀態。

隨后幾年,國家陸續出臺一批醫改政策,但因收紅包回扣、收費不合理、醫生態度差等原因,新醫改仍屢遭詬病。

而在當中,老百姓吐糟最多的便是“以藥養醫”的現象,一些醫院依靠醫生開藥賺錢,導致老百姓經常吃“啞巴虧”,除了承受高藥價外,也帶來了“過度醫療”、“小病大治”、“大處方”、藥品“降價死”等亂象。

“單純說‘以藥養醫’其實是個偽命題。”三甲醫院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黃埔院區主任醫師孫繼紅接受記者采訪時首先糾正了問題本身,“在社區衛生服務中心、二級醫院和很多地方醫院,藥費已經相當合理了,即使在北上廣深等大城市最著名的醫院,收費也是同一個標準。”他進一步補充:“不否認有藥價虛高的現象,但這些現象大多出現在一些專科醫院或者一些私人診所。”

“為什么老百姓還有這么多的吐槽?”孫繼紅接著說,“其實是老百姓的就診習慣和醫生技術性勞動價值的評價體系出了問題。”他反問記者:“當醫療服務收費不足以維持醫院運營和醫生收入,你會怎么選擇?”

孫繼紅認為,在現有的制度安排下,醫生的技術性勞動服務價值并未得到合理的體現。“必須要用一種新的體制機制來取代‘以藥養醫’的舊機制,這就是老百姓所關心的綜合改革”。他特別強調,調整部分技術服務收費標準,才能體現醫務人員的技術和勞務價值,才能調動醫務人員積極性。

在孫繼紅看來,最近關于“網售處方藥解禁”的討論或將慢慢使醫療體制從“以藥養醫”向“以技養醫”過渡。不過前提條件是需要中央和各級政府都加大對基層衛生機構的投入,包括人員的績效工資、基本的公共衛生服務經費等。

對于孫繼紅來說,醫藥電商是一個新鮮的事物。他認為,對于醫藥電商,我們需要弄明白三個問題:第一,處方從哪來;第二,網上藥店如何保證質量;第三,物流如何對接。在孫繼紅看來,即使網售處方藥放開,實際操作起來依然存在很多困難。

“不過,這種從‘以藥養醫’到‘以技養醫’、‘提高醫療服務價格、降低藥品價格’的方向轉型倒是值得期待,至少可以避免醫生成為藥價虛高怨氣的發泄對象,體現醫生的真正價值。”孫繼紅表示。

醫藥代表的故事該結束了?

有資料顯示,2013年國內醫藥電商規模約40億元,而在2010年,醫藥電商才剛剛起步,在隨后的3年間維持了250.35%的年均增速。網上藥店規模也從35家增長到132家,加上利用天貓醫藥館等第三方平臺切入醫藥電商的企業,數量則更多。

有業內人士預計,今年醫藥電商市場容量進一步擴大,全年銷售規模將達到100億元,網上藥店數量達到249家。

然而,相比于醫藥流通領域去年1.3萬億元的總規模而言,醫藥電商不足百億元的規模仍然較小。有業內人士指出,隨著《辦法》正式實施,傳統的醫藥利益鏈條或將被切斷。

“我并不這么認為。”高巍(化名)是一家大型制藥企業的醫藥代表,被問及醫藥電商對傳統醫藥銷售有什么影響時,他說:“一點兒感覺都沒有!”

高巍深耕藥品銷售行業已經有十多年了。在他看來,2003年淘寶網創立的時候,藥企也沒有太多動力將非處方藥放到網上去賣。

“因為我們需要維護市場秩序。”他告訴記者,“藥品放到網上是需要拼價格的,如果我把藥品低價放到網上,那一點點銷量會毀了我們多年經營的團隊和整個市場秩序。藥品進醫院、進藥房每一步都有加成,這些都是由我們買單的,如果價格破壞了,誰來買單?”

高巍說,企業會有相關的措施來維護藥品價格,如果發現哪個銷售渠道價格低得厲害,公司會進行追查。每個藥品包裝上都有條形碼,可以查出是從哪個渠道流出。一旦被查出,相應的銷售渠道將會面臨處罰。為了便于執行處罰,很多藥企都會讓經銷商繳納“保證金”,意為保證不破壞市場秩序。

但是,他坦言這樣的控制并不能保證100%沒問題,他在網上也確實發現過自家藥品被低價出售。“渠道比較復雜,難免有人做了這一單就跑了。”他說,“不過,只要大的局面控制住就可以,有少量這樣的藥品流通也不影響大局。”

對于未來網售處方藥的放開,高巍認為短期內情況并不樂觀。他進一步表示:“藥品價格歸發改委管,藥品招標和渠道歸衛計委管,藥品安全準入歸藥監部門管,出了事故歸安全監察部門管,醫保歸人社部管,要讓這些部門聯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并不否定醫藥電商的發展,互聯網的發展速度不是從一到二,而是呈幾何級數的。但是,目前我們的發展階段和管理水平并不足以支撐醫藥電商的規范發展。我認為至少在5年內不會有大的變化。這就是我的態度——不樂觀、不否定。”高巍表示。

(聲明: 本站部分圖文來源于網絡,為健康知識傳播及有用資訊傳遞,如涉及版權,請聯系刪除,我方當第一時間予以配合。關于疾病具體治療請咨詢醫生,切勿看文章對號入座。 )
分享到:
欧美嫩模酒店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