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友正能量】我和Ta相戀11年的故事

來源: 掌控糖尿病  發布時間:

1995年的夏天,村里唱戲,晚上媽媽挺著大肚子看戲回到家肚子就開始疼了起來,第二天凌晨,我這個小豬就呱呱落地,降臨在這個世界上了。只可惜投胎走的著急忘了帶干糧,所以一口母乳也沒有喝過,一直喝著“牛媽媽”的奶長大,這給我們本來就條件不好的家庭無非又是一筆不小的開支,在我3歲的時候,爸爸選擇去北京打工,家里只剩下我和媽媽兩個人相依為命的生活,記得那時候家里有事了,媽媽就會想爸爸,我總會調皮的說:“媽媽沒事不想爸爸,有事就想爸爸啦!”就這樣我們娘倆艱苦的生活了有兩年的時間吧!一天晚上,媽媽在燒火做飯,我在炕上玩耍,爸爸拿著行李推門而入,當時我就呆呆傻傻的楞在那里了,因為還小嘛,爸爸走了兩年,我根本就不認識他了。爸爸回來以后,自己做起了小買賣,這樣我們團聚啦!

轉眼我就6歲了,可以上幼兒園呀!幼兒園離我家特別近,那個時候也不用家長接送,有的小朋友不喜歡上學,每天哭哭啼啼的,我不這樣,我喜歡上學,我每天背著小書包開開心心的去上學,在幼兒園還認識了好多小朋友,我上學了,媽媽也出去打工了。于是各忙各的,我也就比較獨立了。

兩年時間很快過去,我可以驕傲的成為一名小學生了。我們認識了一位年輕漂亮的班主任,她對我們很好,就好像對自己的孩子那樣。我在學校很努力的學習,成績也很優異,是班里的班干部,也是老師的左右手。不過身體不好,從幼兒園開始沒人管我,也不知道是抵抗力不好,還是自己不會照顧自己,反正是三天兩頭鬧感冒,接連不斷。于是爸爸帶我去縣醫院檢查,醫院給開了兩種藥,現在也不記得叫什么了,總之這兩種藥很神奇,吃了以后二年級一年都沒有感冒啦!本來以為身體好了,好日子來了,沒想到老天爺正在準備著我和Ta的邂逅……

三年級了,村里的學校要和鎮上的學校合并了,分班了,不過又認識了許多新的同學,班主任也換了,每天要走很遠的路去上學,爸爸就送了我三次,目的是讓我記住上學的路。下半學期我變得又能吃又能喝的,體重卻沒有增加,更可怕的是夏天的夜晚只有7-8個小時,可我每晚都會起夜6-7次,基本一小時起來一次,媽媽感覺我有異常了,我們去了鎮衛生院,大夫說沒什么事,開了點藥,但吃了以后并沒有好轉,爸爸就帶我去了附屬第一醫院,還沒有檢查,護士姐姐就說我是典型的DM,經過一番檢查,確診真的是。已經是下午了,醫生讓住院,媽媽不在,所以我們回了家,決定第二天住院,在回家的路上,爸爸眼睛紅紅的,已經哭了,我不懂為什么他哭,我還在安慰他。

第二天,媽媽辭職,我住院。我說不想去,媽媽說最多住一星期回來以后我們就好了!第一次也不懂,住錯科室啦,在兒科,醫生也不懂糖,別的孩子吃這個吃那個,我什么也不能吃,饞死了,我年齡小,但是心思重,要知道這不是一件好事,爸媽和醫生的談話總是背著我,因為她們怕我胡思亂想了。只是后來聽媽媽說起,她對醫生說:“不管需要多少錢,我都給你,只要可以治好病。”醫生卻說:“金山銀山你給我,我也沒辦法治好。”

就這樣,我和Ta相識了,Ta戀上我了,可我對Ta不相知,也沒有一點好感,就聽從爸爸媽媽的安排。沒記錯的話,那是2004年的46日,我十歲!!!

在醫院的日子真是度日如年,終于一星期過去了我出院了。在家休養了一個多月,我重返校園,期末考試考了98,名列前茅,一時間我成了同學們學習的榜樣,因為一個多月沒上學,成績還那么好。回到學校,老師很照顧我,不讓男同學欺負我,從那以后和我玩的同學少之又少,只有一個和我一樣性格內向,膽子小,的女同學總是和我在一起,我們不玩,只是圍著操場散步,然后給對方講故事。

我們以前的班主任得知我病了,傷心的哭了好久,她的鄰居以為她和老公吵架了,她還送我一個筆記本,上面寫著祝福語:祝我好好學習,天天向上。身體健康,早日康復。

后來,二舅和爸爸還帶我去了北京協和醫院檢查,還是一樣的結果,可爸媽不知是心疼我打針疼,還是不肯面對現實和接受現實,卻沒有給我正規治療而是帶我去看半仙兒,江湖郎中,給我吃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什么核桃搗碎連皮帶仁一起喝,什么符煮大棗吃,還有紅糖水和什么一起喝的,那個難吃你是想不到的。還都是高糖食品。哈哈!所以在這里我想告訴親愛的糖友們,無論你是1型也好2型也罷,只要醫院確診那就老老實實的該吃藥吃藥該打胰島素就打胰島素,千萬不要存在僥幸心理,不要走不必要的彎路,僥幸心理會傷你很深滴!

我就這樣不打胰島素,不運動,不忌嘴的生活,Ta很愛我,很聽話。但好景不長,一年后,Ta變壞了,不愛我了,總是想傷害我,我的眼睛模糊了,書本上的字我看不清楚了,漸漸的老師寫在黑板上的字也是一片灰蒙蒙的,學習成績跌落到80分左右,班主任又換了,給我講故事的女同學也搬走了,轉學了,媽媽也懷孕了,因為她怕以后的以后……,也顧不得管我了。于是我輟學了那時我12歲快六年級了。本來還努力要上大學,可是變成了一個夢。

2007年媽媽給我生了個妹妹,我就在家哄孩子,做家務....在家真是無聊,每當看見別的孩子們上學我都會傷心的眼淚在打轉轉。

我帶著Ta和模糊的雙眼生活到了2008年夏天,我的腳感覺老是有針刺感,我以為是鞋里有東西,也沒在意,一直到2009年春節,那種感覺愈演愈烈,已經無法忍受了,尤其是晚上,不能睡覺,媽媽會抱住我的腳給我揉,可是根本不管用,那種鉆心的疼,痛不欲生的感覺,媽媽看不下去了,去醫院吧,診所醫生說去內分泌科,我們這才知道原來是Ta在作怪,Ta好討厭。我們去了解放軍251醫院,妹妹小離不開人,所以爸爸和奶奶陪我去的,這會我才對Ta多少相知一二了,后來每天都按時打胰島素,規律飲食,堅持運動,健康教育,及時監測,這就是糖尿病治療的五駕馬車。

2010年我們蓋了新房,2011年我們喜遷新居,2012年,由于春節伙食好,有一點放縱了,Ta不同意,結果酮癥酸中毒了,嘔吐惡心的沒精神去縣醫院呆了四天,還帶了泵,但癥狀絲毫沒有好轉,正月十五這天我們轉院去了251還是幾年前那個主治醫生,她說:“你這個元宵節快樂跑到張家口過了也不錯嘛!”當天我就好多了,我眼睛是白內障,我媽讓我順便把手術做了,于是又轉到張家口第四醫院做手術,手術很成功,我的世界又恢復了光明。

2013年六月村子里跳起了廣場舞,老媽也要讓我去,我并不喜歡,總覺得這是屬于大媽的運動,可老媽非拉著我去,后來才明白她的用意:她是想讓我多跟人接觸接觸出去開心點。漸漸的我喜歡上了廣場舞,不再覺得那是大媽的運動,而是屬于全民運動不僅可以鍛煉身體,也可以降血糖,還可以使我們身心愉悅,現在我還一直堅持著。在跳舞期間Ta也調皮過三次,可能是剛開始運動量增加,Ta不習慣,導致嚴重性低血糖,重度昏迷,尤其是在半夜發生,幸虧老媽發現及時,送我去醫院搶救,要不然小命就不保咯,那時我爸都嚇哭了。

從這以后我和Ta才開始了和平相處,到現在我和Ta已經牽手度過了11個春秋,Ta依舊對我不離不棄,我也已經習慣了有Ta的陪伴。雖然有了Ta,但我的生活并沒有就此陰霾籠罩,而我卻更加活潑開朗,勇敢堅強。是Ta改變了我的人生,我的性格,我要感謝Ta,讓我堅強的面對生活中的一切困難,讓我懂得了生命的可貴,讓我知道每天要有規律的生活。

親愛的糖友們請記住假如命運折斷了希望的風帆,請不要絕望,岸還在;假如命運凋零了美麗的花瓣,請不要沉淪,春還在;生活總會有一些麻煩,請不要無奈,因為路還在,夢還在,陽光還在,我們還在,我們是最棒的,最堅強的,我們是超級的棒棒糖,我們的世界也是充滿陽光的!!!


(作者馬智敏 掌控糖尿病授權發布 轉載請注明出處)

(聲明: 本站部分圖文來源于網絡,為健康知識傳播及有用資訊傳遞,如涉及版權,請聯系刪除,我方當第一時間予以配合。關于疾病具體治療請咨詢醫生,切勿看文章對號入座。 )
分享到:
欧美嫩模酒店在线视频